三肖中特期期免费准|三肖中特多少钱
首頁>>美麗津南>>人文民情
小站練兵
來源:津南政務網作者:津南政務網時間:2018-05-14
  

  小站練兵

  小站練兵是中國近代史上的重要關節。它是以甲午戰爭后,清政府委派袁世凱接替胡

  燏棻 在小站建立操練新建陸軍——北洋軍閥胚胎時期為中心,上自光緒元年 (1875) ,淮軍將領周盛傳率盛字軍在小站練兵,下至 1920 年,段祺瑞在小站訓練的振武軍被遣散,歷時近半個世紀的一段史實。 

  鴉片戰爭前的清王朝,對外閉關鎖國,不昧世界大勢;對內因循清初定制,不思更張。其經制兵八旗、綠營的營制,軍隊的布防,不考慮國防戰略、戰術的需要,而是按維護王朝統治分布,以防止綠營將領擁兵自重為宗旨,“大小相制”、“集權與分割”,兵不習將,將不習兵,兵將平時分離,戰時臨時湊合。其裝備仍以傳統的刀矛弓箭等冷兵器為主,只有少量的抬槍、鳥槍等舊式熱兵器。直到咸豐年間曾國藩建成湘軍,李鴻章建成淮軍,才逐步引用洋槍、洋炮和戰艦武裝部分軍隊。

  清軍在中日甲午戰爭中的慘敗,暴露了先進裝備與落后軍制間的尖銳矛盾,一些封建官僚鑒于舊軍已失去效用,紛紛主張擯棄舊軍制,建立新軍制,仿效日本精學西法的經驗,增強國力、兵力。清廷,為維護和延續其統治先后決定由胡燏棻在 小站編練“定武軍”,由張之洞在江寧編練“自強軍”。這兩支軍隊,在營制、裝備、訓練方法等方面均仿效西方軍隊,成為前所未有的新式陸軍部隊。胡燏棻等人對甲午戰爭作了沉痛的反思,不僅主張仿效西法創練新軍,重整海軍以 復海防,而且把學習日本、運用西法,提高到綜合國力、加強國防潛力的地位。 

  光緒二十一年 (1895) 年底,袁世凱接統定武軍,編成“新建陸軍”。它以德國軍制為藍本,初步形成了一套包括近代陸軍的組織編制、軍官任用和培養制度、訓練和教育制度、招募制度、糧餉制度等內容的軍隊建設思想。光緒二十五年 (1899) ,袁世凱編撰的《訓練操法詳細圖說》,把他編練新建陸軍時的全部訓練操典、條令和規章加以匯纂,用以說明,根據西法進行近似實戰的對抗性演習的訓練內容。袁世凱基本擯棄了八旗、綠營和湘淮軍的舊制,強調武器裝備的近代化和標準化,嚴格實施西法訓練,形成晚清軍制的大轉折。

  小站練兵的示范作用,推動了清王朝在八國聯軍戰爭后,決意裁汰舊軍隊,模仿西方軍事制度,著手在全國范圍內編練“新軍”。規定各省建立“常備、續備、巡警等軍”;中央成立練兵處,統一全國軍隊的編制、番號、領導、指揮、裝備,全國定編 36 鎮,按各省實際分配數額。從軍事需要出發,先后取消兵部、練兵處、太仆寺等軍事機構,設立陸軍部為全國最高軍事領導機關。這一系列措施,揭開了中國陸軍近代化的史頁。

  重要戰略位置 

  小站練兵在史學概念上所涉及的區域,與現行的小站區劃不同,它涵括了青縣馬廠、塘沽新城、黃驊祁 ( 歧 ) 口、大港沿海及海河南岸津南一帶的方圍地區。這一區域,背靠華北大平原,面對渤海灣一段沖要的海岸線,是大沽海口的右翼二線防地,與京畿輔邑的天津城廂,聲氣相接,一軍駐守,可以東援大沽要塞,西挾河北腹地,南指山東半島,北控海河航道,進能擋關,退可縱橫,是屯兵和防御的有利環境。小站的戰略位置,為歷代兵家所重視。

  小站開發以前,地屬幾個朝代的不同的防戍系統,但畢竟是彈丸之地,很難從清以前的軍事史中撲捉到它的輪廓,它被隱含在歷代邊戍范圍之內。

  唐代在北方用兵,今小站、咸水沽低洼地區,只是一片退海灘涂,為防御契丹的邊戍地帶。五代后晉石敬塘向契丹割讓燕云 16 州,三汊口以北屬幽州 ( 北京 ) ,三汊口以南屬瀛州 ( 河間 ) ,津南和整個天津地域,全部陷入契丹。

  北宋時期,海河是宋遼對峙的界河,其南是北宋領域。《通鑒長編》記載:“寶元二年 (1039) 夏四月戊辰,河北沿邊撫司請予沿界河百萬渦寨下至海口泥沽寨隙處置巡鋪”。因而界河前沿哨所、巡鋪林立,今小站地區地處“寨隙”,在哨巡之列。 

  界河之為邊界,一直持續到金朝統一界河兩岸,但防衛仍存。《金史》記載,金宣宗命完顏佐為都統、完顏咬住為副都統,“戍兵直沽”。戍的重點在泥沽海口及其佐近邊方。 

  元朝建都北京,“運糧則自浙……以達京師”,由于路多折繞,一度由海運至直沽轉北京。元朝傅若金的詩作《直沽口》敘述了當時海河“轉粟春秋入,行舟日夜過”的繁忙景象,描述了“兵民雜居久,一半解吳歌”的邊戍特色。并把戍兵以沙壘筑巡鋪,用蘆葦編制簾籠,駐地蚊蟲太多,秋天吃河蟹很便宜,以及使官的任務是收貯漕運大米,戍兵搜捕查拿向京都偷運的私鹽等情景作了刻畫,這首元詩與后來明代詩人“近海嚴烽戍”,“列戍分耕野盡屯”等語,都同小站建鎮前邊戍景象契合。 

  明永樂二年 (1404) 設立天津衛和天津左衛,四年設天津右衛,負責漕運、屯田、戍守、巡捕等事務。明世宗時“于薊、遼,則大沽海口宿重兵,領以副總兵……”。隆慶三年 (1569) ,穆宗命總兵戚繼光練兵薊門,鎮守薊州、永平、山海關等處,防御日本入侵。戚繼光專設“督司”,負責從山東境內楊家溝海岸起,經天津的小站一帶,北至蘆臺一段防務。沿海建村莊、設驛站,傳遞軍情。規定大站用 10 匹馬,小站用 5 匹馬,另在海邊建立烽火臺,發現日本入侵,點火報警。驛站大小,根據相距路途遠近設置。歧口到馬尾口 ( 今大港區馬棚口 ) 用 5 匹馬,馬尾口至上古林用 10 匹馬,上古林到潦水套 ( 今小站鎮東西莊房村 ) 用 5 匹馬。今小站地區當時已成為駐兵重地。 

  清沿明制,在葛沽始終設有守備營,重兵防御大沽一帶海陸疆土。雍正三年 (1725) ,在海口蘆家嘴設立水師營,又設理事同知住葛沽。天津鎮總兵統轄鎮標左、右營、四黨口營、葛沽營、祁口營、靜海營、武清營、……天津城守營。兼轄河間、大沽二協,務關等營。雍正十二年 (1734) ,始設葛沽巡檢。乾隆八年 (1743) ,增設副都統 1 人,水師千人,大小趕繒船 24 艘,舟彭仔船 8 艘。乾隆三十二年 (1767) ,以海口無事,徒費餉糈,全行裁汰。嘉慶二十一年 (1816) ,復設天津水師營千人。道光十九年至二十一年 (1839 ~ 1841) ,先后調陜西、山西、察哈爾、黑龍江、吉林等地清兵及直隸兵勇 12000 余名,防守大沽南北炮臺,新河、東沽、南道溝、葛沽、北塘炮臺,北塘村西、天津賀家口、陳塘莊、咸水沽。二十二年二月,道光帝令納爾經額坐陣葛沽指揮。同治八年 (1869) ,設大沽協副將,駐新城,防守炮臺。 

  清朝數代,其北方對外防御體系,戰略戰術部署,主力部隊設置,均是以小站地區為重點的。

  周盛傳練兵 

  周盛傳是淮軍著名將領。所統盛字軍 ( 簡稱盛軍 ) ,俗稱老盛軍,原為李鴻章的撫標親兵,從咸豐三年 (1853) 到同治九年 (1870) ,轉戰于江蘇、河南、安徽、山東、河北、陜西等地,完成了清廷鎮壓太平軍、捻軍、回民起義軍的多次使命,是李鴻章所部各路淮軍中的主力。 同治九年 (1870) 秋,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李鴻章,調盛軍屯衛畿輔。同治十年 (1871) ,盛軍移駐青縣馬廠。十二年 (1873) ,盛軍興建新城炮臺,為往來方便,于馬廠至新城之間,鋪墊了馬新大道,長 140 華里,沿大道設驛站, 10 里一小站, 40 里一大站,共設大站 4 所,小站 11 所。 

  光緒元年 (1875) 二月,盛軍除留馬隊駐馬廠外,各營移屯潦水套,在潘永安墳地之小站的北側設“親軍營”,以親軍營為中心,布設營盤,即盛正 ( 字 ) 營、傳正 ( 字 ) 營、老左營、新左營、右正營、右右營、中左營、中后營、水師營、中副營、中前營、前右營、前正營、前左營、左右營、左正營、左左營。 18 座營盤與新城炮臺相望,南扼祁 ( 歧 ) 口,東控大沽,遙相呼應,以張遠勢。盛軍移屯馬步兵共 13 個營,按綠營兵建制,每營 1440 人計算,共約 18700 人,另外,領唐仁廉部仁字營軍隊 2 個營 ( 因唐仁廉外調通永鎮 ) 。盛軍主要將領有右軍提督衛汝貴、左軍提督賈起勝,馬隊副將呂本元、張銀龍;營務處提調戴宗騫、陳連升、周盛朝;正營幫帶胡光華,右營營官栗萬傳,左營營官萬建勛,后營營官吳永發等。

  新駐營地本是海濱沮洳,居人寥寥,商販絕跡,士兵購物需赴數十里以外,難以管理,為此,在潘永安墳地之小站的東側、親軍營之南側筑城,建設了新的城鎮,命名新農鎮 ( 今小站鎮 ) ,或稱興農鎮。 

  新農鎮東西北三面開城門,城內設東西走向“行營買賣街”。爾后,遷民來墾區領種,新農鎮便成為小站一帶的貿易中心。又以開屯兵勇,五方萃處,于是將鎮外西南方 1 公里 許之全神廟改為新農寺,建盛軍屯田會館 ( 今會館村 ) ,共 80 余楹房間,作為集事、娛樂場所。盛軍購“諸洋械”為武器,光緒元年 (1875) 奉發“格林”、“四磅”各炮,暨“士乃得”、“云者士得”槍萬支。光緒六年 (1880) 因“俄釁”,又購“哈吃開司”步槍 6000 支。在冬訓中“槍炮有準者”,“發給五品、六品功牌”。還挑選精壯士兵參加李鴻章親閱的“懸靶考試”,“三百步能五槍全中的給銀 50 兩”,“四槍三槍者,獎賞有差”。

  由于“餉源不濟”,光緒三年 (1877) 各軍統一減員二成,光緒四年 (1878) 春,遣散仁軍 1 個營,“餉猶不給”,前軍正營、左營、右營全部裁汰,左軍、右軍皆裁掉其左營。根據去弱留強的法則,“集閱諸勇,惟汰老弱”,然后重新整編。光緒九年 (1883) 八月,又把已經裁掉的 8 個營的二成隊伍予以補足,為此,曾專派總兵衛汝成到徐州等地招募,十月初成軍。 

  周盛傳小站練兵采取的是寓兵于農的策略。從光緒元年 (1875) 開始,至六年,他親率將弁在西起馬廠東到大沽的遼闊土地上,挑河挖渠,建閘修橋,溝通了南運河與海河,以優良水質刷咸滌堿,使百里荒蕪斥鹵之地盡成膏腴,建成阡陌縱橫,河網交織,咸淡分流的小站墾區,實現了南稻北移,培育成功名震中外的小站稻,為歷史名鎮小站奠定了基礎。

  盛軍在小站屯營 19 年,其中先后有 6 年的時間致力于災民的賑濟,經費多半靠將佐集資。賑濟辦法主要是搭粥棚,開粥廠,“擇平壙之地,架木為棚,覆束葦其上,又以泥涂附,以防火患”,“分路列號,界以圍墻,使男女異廠而居”,“人各兩餐,計口授之,日約米五合”,“夜為司守,領粥探問,皆有定時”。為杜絕非災民混粥喝,“仿江南擔粥法,碗粥二文”,“其實,開廠以后,就食之輩幾如溝中瘠,雖一錢亦不忍令出”。災后粥廠裁撤之日,“大口給糧二斗,大錢二百文,小口減半”。由于盛軍連年賑濟,災民把盛軍視為依靠,光緒九年 (1883) 十月,“來營求賑者共四百二十余村之多,以……營中屢次賑濟故也”。 

  賑濟之外,盛軍還承擔了抗洪搶險義務,光緒八年 (1882) “六七月間大雨,大城縣南趙扶村子牙河西岸決口三十余丈”,淹了文安、大城數百里洼地。周盛傳認為“救災恤鄰,義固不容恝視”,立即派馬隊搶堵,經過多次失敗,雇募了有經驗的人工,兩面進占,日夜奮戰 1 個月,兩壩才告合龍。為了防止水患,盛軍步隊各營在減河兩岸堆土牮十四五萬立方米,保證了“秋收無害,樂歲聲含”。 

  光緒十年 (1884) ,中法戰爭爆發,周盛波奉詔募淮勇 5000 人,赴小站防備訓練。十一年,周盛傳病故,周盛波統帥盛軍繼續屯墾、訓練,擴建小站鎮街。十四年,周盛波病故,盛軍由衛汝貴統帥。光緒二十年 (1894) ,中日甲午戰爭中,盛軍全軍覆沒。 

  胡燏棻練兵

  甲午戰爭清軍失敗,清政府屈膝投降,簽定《中日馬關條約》,割地賠款。朝野人士,鑒于舊軍已失去效用,而紛紛寫文章或對上議奏練兵事宜,一時形成“內外交章,爭獻練兵之策”的風氣。胡燏棻 曾指出清 朝舊軍之弊:“軍需如故,勇額日缺,上浮開,下折扣,百弊叢生”;“各營員皆以鉆謀為能事,不以韜矜為實政,是兵官先不知戰,安望教民以戰”;“同屬一軍,而此營與彼營之器不同,前膛后膛,但期備數,德制奧制,并作一家”;“攻守之法,又沿舊習,湘楚各軍,尚有以大旗刀矛為戰具者”。甲午之戰告急階段,德國軍事顧問漢納根曾向清政府建議在中國先建一支由 2000 名外國人組成的軍官隊,并授予中國軍銜,另募外國軍官練中央軍 10 萬,由駐華海關總稅務司赫德指揮。滿族官員認可此議,清政府準備采納,而以李鴻章為首的漢人官吏均不贊成,胡燏棻就是 反對派代表人物。他多次上疏反對漢納根的建議,列舉唐代安史之亂時,因借回紇兵平定叛亂,導致回紇輕視唐朝,進而聯兵犯唐的史證,諫請借鑒。又以李鴻章借洋將華爾剿太平軍,華得勝后桀傲不馴,不得不予遣散為實證,強調洋人掌握軍權的危害。與此同時,還再三申明他自己的練軍主張。清光緒二十年 (1894) 十二月,清政府派胡燏棻編練“定武軍”。是年冬屯駐馬廠,因營房不足,翌年九月轉小站,沿用老盛軍營盤進行新法操練。 

  胡燏棻編練的定武軍,從組織、訓練、技術、武器等方面改變了湘、淮各 軍的陳腐落后的狀況,仿西法創練,初聘漢納根為總教習,漢納根因“所辦各節,事多窒礙,旋即中止”,離開了定武軍。德國人史卡納,挪威人曼德等,都曾為定武軍教官。 

  定武軍由天津、山東、河南等地招募而來,在小站建 10 營,分步兵、炮兵、工兵和騎兵 4 個兵種,步兵 3000 人,炮兵 1000 人,工兵 500 人,騎兵 250 人,總計兵額 4750 人。定武軍使用的武器,均為購自西洋的先進武器。

  光緒二十一年 (1895) 十月,袁世凱接管定武軍,改建新建陸軍,胡燏棻 調任 津蘆鐵路督辦。 

  

  袁世凱練兵 

  袁世凱在甲午戰爭后,趁淮系軍閥衰落時機,假借“民族之大義”,打著“強兵御侮”、“明恥教戰”的旗號,投機鉆營,獲準在小站編練新建陸軍,開始了北洋軍閥集團的奠基工程。清政府專制腐敗和帝國主義的大力支持,使北洋軍閥發展很快,袁世凱個人地位和權勢也隨著他的武裝力量的發展而迅猛擴大,在短短 6 年時間里,成為權傾中外的北洋軍閥集團的首腦人物。北洋軍閥逐漸形成一股重要的軍事力量,攫取了足以左右政治局面的權力,終于乘辛亥革命之機,由軍事集團成為統治全國的政治軍事集團,雖然派系更迭比較頻繁,但北洋軍閥集團卻一直霸占著全國的統治權,維系到 1928 年北洋軍閥政府覆滅為止。新建陸軍不僅為中國軍隊近代化之始,而且是北洋軍閥的形成之本,它一開始就成為袁世凱竊國的基石,其影響所及不僅左右了清朝末期的政治,而且對民國初期的政治格局的形成和演化尤具深刻影響。

  一、謀取練兵權

  甲午戰爭中李鴻章驕養的海軍毀于一旦,淮軍和劉坤一統率的湘軍也一敗涂地,清軍的腐朽無能完全暴露出來,加之日本軍隊采用西方新式武器、編制和戰術所表現出來的巨大優越性與清軍的窳劣形成鮮明的對比,使清軍將領自愧不如。因此,要求改革軍隊的呼聲特別高漲。清政府成立了以恭親王奕為首,慶親王奕劻為會辦,李鴻藻、翁同龢、榮祿、長麟會同辦理的軍務處。并連發上諭說,“參酌中外兵制,”改練新軍,是自強的關鍵,“救時第一要義”,指令督辦軍務處負責整頓京畿舊軍和改練新軍。

  袁世凱是改練新軍的積極鼓吹者。甲午戰爭剛剛結束,他在天津就上書李鴻藻侈談戰爭失敗的原因,并提出了一個整頓舊軍,改練新軍的計劃。稱:“此次兵務,非患兵少,而患在不精,非患兵弱,而患在無術,其尤足患者,在于軍制冗雜,事權分歧,紀律廢馳,無論如何激勵亦不能當人節制之師……為今之計,宜力懲前非,汰冗兵、節糜費、退庸將,以肅軍政。亟檢名將帥數人,優以事權,厚以餉糈,予以專責,各裁汰歸并為數大枝,扼要屯扎,認真整勵。并延募西人,分配各營,按中西營制律令參配改革,著為成憲。”李鴻藻認為他熟悉軍中情況,又看到他提出的整軍方案“有可取之處”,便奏調他到北京,并得皇帝上諭“交吏部帶領引見”,派充軍務處差遣,以備顧問。 

  袁世凱一方面利用內外臣僚迫切要求整頓武備、編練新軍的強大社會輿論,另一方面抓住清政府急于速建新軍,以維持其統治的時機,搶先“招致募友,僦居嵩云草堂,日夕譯撰兵書十二卷,以效法西洋為主,上書督辦軍務處,陳述練兵辦法及營制餉章”。袁世凱把翻譯的兵書呈遞榮祿,請求指教,自稱門生,百般表示其傾慕膺服之誠。 

  榮祿早已聽到過人們揄揚袁氏“知兵”,又讀了他主持編譯的兵書,就更加看重,認作特等人才,大力提攜,收為己用。不久,軍務處議決“變通兵制”,“仿照西法練兵”,先以中日戰爭中組成的定武軍為基礎,擴編改練;辦有成效,再逐漸推廣。李鴻藻推薦袁世凱去接辦定武軍,稱其:“家世將才,嫻于兵略,如令特練一軍,必能矯中國綠防各營之弊”,榮祿“亦右其議”,并指令袁世凱作一個建軍的規劃。當時中外軍人幾乎一致認為德國的陸軍最精銳,袁世凱也很崇拜德國的陸軍。他參照曾國藩、李鴻章早期編練湘、淮軍的辦法和德國的軍制,擬定《練兵要則十三條》和《新建陸軍營制餉章》及《募訂洋合同》呈報軍務處。 光緒二十一年 (1895) 十月,由督辦軍務處親王奕、奕劻會同軍機大臣李鴻藻、翁同龢、榮祿、長麟等聯名奏請變通兵制,于是提出保薦袁世凱編練新軍。保薦奏摺很快得到光緒帝的批準,袁世凱獲準督練新建陸軍,十一月一日 到達小站接任。 

  二、新建陸軍的建制與裝備

  小站舊練定武軍 10 營,共 4750 人。袁世凱接管以后,又派部下吳長純在山東、河南、安徽各州縣召募步隊 2000 人,馬隊 250 人,派魏德清在錦州、新民一帶召募騎兵 300 人,總計 7300 人。按照他呈報督辦軍務處的營制,迅速改編成新建陸軍。

  新建陸軍雖然還沿用淮軍的營務處、營、隊、哨、棚等名稱,但編制上打破了舊軍的框框 ( 舊軍一般以營為單位,不分兵種 ) ,基本上采用了近代德國的陸軍制度:軍隊分步、馬、炮、工、輜各兵種;一軍分兩翼,每翼轄二三營不等;每營官兵 1332 人。新建陸軍中有炮兵、步兵、騎兵、德文 4 所隨營學堂,統稱“行營武備學堂”。光緒二十二年 (1896) 初,袁世凱在正兵內考取粗通文字者 234 人,以 80 人學炮兵, 80 人學步兵, 24 人學騎兵, 50 人學德文,于 四月一日 開學。各學堂均聘請德國軍官擔任總教習。規定學期 2 年,畢業生除學德文者準備派赴德國留學外,其余都擔任下級軍官。學生每季大考一次,監考官,閱卷官和巡查官都由袁世凱親自派定,一切規矩如同科場,優等者加薪受獎。他還從自己每月的薪金中取出三分之一 ( 銀 200 兩 ) 作為獎學金。從這 4 所學堂中,袁世凱培養出一批軍官。后來,從這批軍官中又挑選一些人送到日本留學。此外,還有講武堂和學兵營。講武堂于光緒二十二年 (1896) 五月六日 開辦,專門抽調在職的哨官和哨長學習,規定哨長輪流到講武堂“聽講行軍攻守各法”及“經史大義”。學兵營集中訓練步兵操法,每期 1 ~ 3 個月。第一期選拔各棚正副頭目。第二期起,每期各營選送正兵 60 名入學,受訓后仍回本營,備充頭目之選。

  新建陸軍的武器,全部由外國購進。炮兵裝備德國克虜伯廠出的 57 厘米 過山炮和七生特半陸路炮等。步兵使用奧國造的曼利夏步槍。騎兵使用曼利夏馬槍和戰刀。軍官一律配戴 6 響左輪手槍和佩刀。除規定裝備的武器外,官兵均不準攜帶私人武器。領、哨各官及兵丁號衣鞋襪“一律黑色,不許參差”。官弁服裝肩部和袖口處有紅色官階標志。 

  袁世凱感到由于使用新式武器,舊的一套練兵辦法不適用了,必須改用“洋法”,“練洋操”。他多次發布“訓條”,“勸諭將領講習西法”。然而他認為要練洋操,“非借用西官,則辦理必仍有名無實,雖練一如未練也”。并且提出,最好“仿海關收稅成例,事由西人經理,權自朝廷操縱”。他說:如照此辦理,“不數年間,必成勁旅數枝”。袁世凱通過中國駐德公使,延聘了 10 余名德國軍官,充當新建陸軍的教習,還專門成立了教習處 ( 后改洋務局 ) ,由德國教習定出各種規章制度,并監督執行。新建陸軍的技術訓練,主要就是在洋教習的指揮下進行的。新建陸軍還設有參謀職能、電訊聯系和軍樂隊等,這也是舊式陸軍所沒有的。

  三、新建陸軍的治軍法則

  袁世凱所督練和親自統率的這支新建陸軍是與湘、淮軍一脈相承的,而與淮軍的關系尤為密切。他錄用了部分淮軍將佐僚屬,吸收改編了淮軍營伍,接管了部分淮軍經營作為餉源的企業。這些都為新建陸軍的迅速建成與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也正是它得到“淮軍余孽”稱號的由來。然而,袁世凱并沒有完全停留在接受遺產的守成地位。他在“公法非御人之具,鐵血為經國之謀”的軍國主義思想指導下,對新建陸軍苦心經營,增添了若干舊軍所沒有的內容,使之別具特點。

  首先,注重選募。袁世凱在開始編練新軍時就認為,新軍不僅軍容要十分壯觀,裝備近代化,而且要訓練有素。他指責舊軍腐敗,武備廢馳,“固由于訓練之無法,實始于選募之不精”;“兵力強弱,在慎選于募兵之始。凡募兵必須遴派委員分赴風氣剛勁各處,厚給口食,逐細挑選,尤其不準招募曾經出入于防練各軍的游勇潰卒”,以杜絕舊軍隊積習的侵染。其格式:“勇丁身量,一律四尺以上,整肅精壯”。 

  其次,厚給薪餉。新建陸軍的軍餉由戶部供應。其步隊薪餉,正頭目月餉 5 兩 5 錢,副頭目 5 兩;正兵 4 兩 5 錢;伙夫 3 兩 5 錢;長夫 3 兩。其炮隊、馬隊薪餉尚較步隊為高。洋員 (13 人 ) ,月需 4000 兩,翻譯 (13 人 ) 月需 1000 兩。在舊軍中,官弁層層克扣士兵薪餉,普遍引起士兵不滿,甚至兵變。袁世凱不許營員插手放餉,由餉局事先分別包好,按名冊發放。屆時,“傳派營務官一二員前往各營監視發給,兵丁直接領餉”。 

  其三,培養將領。袁世凱編練新軍,一開始就把培養將領放到特別突出地位。他認為,“三軍易集,一將難求”。他所物色的將領,一部分是宿將,一部分是武備學堂畢業的學生。諸如姜桂題、楊榮泰、吳長純、徐邦杰等人皆隸麾下;陳光遠、王占元、張懷芝、何宗蓮、馬龍標、雷震春、王英楷、田中玉、孟恩遠、陸建章、曹錕、段芝貴等均屬偏裨;徐世昌、阮忠樞亦在幕中參謀營務;而號稱“龍、虎、狗”的“北洋三杰”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都畢業于北洋武備學堂。馮國璋去過日本,段祺瑞去過德國考察和學習軍事,都具有一定的近代軍事知識。這是湘、淮軍所不可比擬的。

  其四,嚴格訓練。袁世凱在團結派系核心力量的同時,對新軍的訓練也比較嚴格。徐致清在《密保練兵大員疏》中曾對新軍的訓練有過如下描述:“新建陸軍之練洋操也,精選將弁,嚴定餉額,賞罰至公,號令嚴肅。一舉足則萬足齊發,一舉槍則萬槍同聲。行若奔濤,立如植木,而且設為兩軍偽攻出奇誘敵之形,進退機宜,隨時指授。故其兵士無日不經操練,無日不經講究,雖在駐軍,如臨大敵。暇則取戰陣形勢、槍炮用法,以及激發忠義諸歌訣,俾各兵弁熟誦”。同時,袁世凱還制定了一套比較森嚴的軍法軍紀,如《行軍暫行章程》、《操場暫行章程》、《兵丁駐扎營內章程》等,涉及到訓練、行軍、宿營各個方面。對“結盟立會,造謠惑眾”和“遇差逃亡,臨陣詐病”,都要問斬,逃兵一月無下落就追究家屬。袁世凱用這種峻法來嚴密地控制其隊伍。 

  其五,封建統治。新建陸軍和湘、淮軍的政治思想基礎是一脈相承的,但新建陸軍的封建性達到了新的階段。新建陸軍將領的選用,更加赤裸裸地采用金錢收買,拜義父、拜老師、拜金蘭、結兒女親家、封官許愿、小恩小惠、安插親信等種種手法。袁世凱網羅親信任馬、步、炮、工、輜營哨各官。同時,又提拔了一批小站舊人,委任領官、管帶等職務;對被“革職永不敘用”的甲午敗將,也委為新軍將領。 

  袁世凱練兵處廣招封建文人,對士兵講述“經史大義”,灌輸“忠君”、“盡孝”等封建思想。“凡兵丁入伍之初,必須擇忠義要旨,編輯歌訣,由將弁等分授講解,時常考問”。灌輸“袁大人是我們衣食父母,我們要為袁大人賣命”。要求士兵守營規、勤操法、奮果敢;衛良民、懷國恥、惜軍械;敬長官、崇篤實、知羞惡。新建陸軍的各營房里都供設袁世凱的“長生祿位”,每天強命士兵叩頭行禮,養成“只知有袁宮保,不知有大清朝”的心理。 

  四、控制士兵的辦法

  袁世凱喜歡使用“恩威并濟”的一套權術。他定出各種“條規”、“章程”,命令士兵遵守,并經常檢查。對嚴格執行者,或記功賞銀,或提升;對違章者,即加以懲辦,如打軍棍、插耳箭示眾、罰扣薪水等等。他又以湘、淮軍的軍律為藍本,吸收了德國軍律的精神,定出《簡明軍紀二十條》,“刊發各營,使兵丁皆得持誦,并遴派執法營務處秉公糾查”。并制定“斬律十八條”,都是針對士兵的。如:“有意違抗軍令及凌辱本管長官者斬”;“頭目戰死,本棚兵丁并無傷亡者,悉斬以殉”。為了對付不堪受壓迫的逃兵,他又制定了《查拿逃兵法》,規定于小站附近各道口派員設卡,專門捕抓逃兵,每拿到 1 名,賞銀 20 兩。逃兵被抓回,都“以軍法從嚴懲辦”,非殺即打,還常常集合全軍處決逃兵,殺一儆百。 

  袁世凱為使“兵丁各存一不屑犯法之心”,“臨陣亦各能爭先效命”,提出了他所謂的“訓兵”政策。針對“兵丁多不識字”的特點,經常頒布“訓詞”,要各級軍官召集士兵訓話。他還網羅一批封建文人,炮制種種口訣和歌謠,如《勸兵歌》、《對兵歌》、《行軍歌》等等,命令士兵背誦,“熟習于口,牢記于心”,使士兵效忠朝廷。他在一篇“訓詞”中說:“歷代抽丁征戍,而本朝無之,外國編民入伍,而中國無之,國恩厚矣。爾之祖若宗,食毛踐土,沐浴深仁厚澤,垂數百年,及爾之身,優游太平,自頂至踵,何莫非朝廷所賜,……今且應募而來,坐食厚餉矣,不知效忠,何以對爾祖父 ? ……古人一飯之惠,終身不忘,受國厚恩,距之一飯 ? 且爾果有功,必有一功之賞,爾果有勞,必有一勞之酬,國不負爾,爾何負國 ? 夫犬馬之賤,尚知報主,人不如物,爾又何甘 ? ” 

  為使士兵俯首貼耳地任其驅使,袁世凱又說:“營內設官,皆所以統攝爾也,平居事之,宜如子弟之敬父兄,臨事衛之,應如手足之衛頭目,……上下有禮,斯為有制之師”,“能敬官,斯能用命,能用命,斯能效忠”。“人之生死,皆由命數,……爾等戰陣之時,須持定見,謂命由天賦,敵何能為 ? 彈雨槍林,視若無睹,且前進者未必即死,后退者必有嚴誅,與其死于法而貽笑于人,曷若死于敵而流芳于世”。袁世凱還編了《勸兵歌》:“諭爾兵,仔細聽。為子當盡孝,為臣當盡忠。朝廷出利借國債,不惜重餉來養兵。一兵吃穿百十兩,六品官俸一般同。如再不為國出力,天地鬼神必不容。自古將相多行伍,休把當兵自看輕。一要用心學操練,學了本事好立功;軍裝是爾護身物,時常擦洗要干凈。二要打仗真奮勇,命該不死自然生;如果退縮于軍令,一刀兩斷落劣名。三要好心待百姓,糧餉全靠他們耕;只要兵民成一家,百姓相助功自成。四莫奸淫人婦女,那個不是父母生;爾家也有妻與女,受人羞辱怎能行。五莫見財生歹念,強盜終久有報應;縱得多少金銀寶,拿住殺了一場空。六要敬重朝廷官,越分違令罪不輕;要緊不要說慌話,老實做事必然成。七戒賭博吃大煙,官長查出當重刑;安分守己把錢剩,養活家口多光榮。你若常記此等語,必然就把頭目升;如果全然不經意,輕打重殺不容情”。以此來誘導兵勇,就范于新軍的統治法則。 

  五、新建陸軍中的家兵家將

  袁世凱在軍事裝備和訓練方面,極力采用西方先進技術,以增強戰斗力;他在選拔幕僚和軍官方面,卻仍然因襲湘淮軍閥舊習,固守“兵為將有”,以緊緊控制軍隊。追隨袁世凱多年的“家兵家將”,大都被安插在要津,充當爪牙和耳目。 

  劉永慶,河南項城人。他是袁世凱的表弟,曾隨袁赴朝鮮,充當私人秘書,后被提拔為駐仁川交涉通商分辦委員。他擔任新建陸軍糧餉局總辦兼轉運局總辦,掌管全軍糧餉軍械大權。后官至江北提督。

  吳長純,安徽廬江人。由武舉投慶軍,曾任駐朝鮮慶軍幫帶,為袁世凱的老部下,他擔任新建陸軍步兵右翼第二營統帶。后官至北洋第四鎮、第五鎮統制。

  吳鳳嶺,是袁世凱家傭人的兒子,從小在袁家長大。光緒七年 (1881) ,隨袁世凱投慶軍,在朝鮮時充當袁世凱的跟班護衛,后被提升為親兵哨長。他擔任新建陸軍馬隊第一營后隊隊官。后官至北洋第四鎮統制。

  雷震春,安徽宿州人。光緒六年 (1880) ,由文童投慶軍,在鎮壓朝鮮“壬午政變”時與袁世凱結識。光緒十四年 (1888) ,畢業于北洋武備學堂,后被袁世凱調赴朝鮮,派為教習。光緒二十一年 (1895) ,他擔任新建陸軍步兵右翼第三營后隊領官。后封震威將軍、一等伯,官至陸軍部尚書。 

  段芝貴,安徽合肥人。其父段日升是淮軍軍官,和袁世凱相識。袁世凱把他從武備學堂調至新建陸軍,任命為督操營務處提調。后封輔威上將軍,官至陸軍部長。

  姜桂題,安徽亳州人。行伍出身,曾隸袁甲三部鎮壓捻軍。甲午戰爭時任總兵,以失守旅順被革職。他被召至新建陸軍,任步隊左翼翼長兼第一營統帶。在徐世昌未到小站以前,袁世凱外出時由他代理軍務。后封昭武上將軍、一等公,官至熱河都統兼毅軍軍統。

  另外,袁世凱在朝鮮時的差弁、親兵,如趙國賢、徐邦杰、唐天喜等 10 余人,都分別擔任了新建陸軍的統帶、領官、哨官或哨長。后來趙國賢官至北洋第六鎮統制,徐邦杰官至總統府總指揮、封一等男,唐天喜官至將軍府參軍。

  六、新建陸軍主要軍官編制和營規

  主要軍官總督辦袁世凱。參謀營務處總辦徐世昌;執法營務處總辦王英楷;督操營務處總辦梁華殿 ( 后由幫辦馮國璋接替 ) ;中軍官張勛;文案阮忠樞、沈祖憲、陳燕昌、蕭鳳文、田文烈、言敦源、吳 孫。另外附設糧餉局、軍械局、轉運局、洋務局、軍醫局、教習處等機構。 

  左翼翼長姜桂題。步兵第一營統帶由姜桂題兼任,幫統陸建章:前隊領官葉長盛;后隊領官吳金彪;左隊領官戴金彪;右隊領官張元泰。步兵第二營統帶段芝貴,幫統張錫鑾:前隊領官何宗蓮;后隊領官王占元;左隊領官聶汝清;右隊領官李天保。炮兵營統帶段祺瑞:重炮隊領官商德全;快炮隊領官田中玉;過山炮隊領官張懷芝。

  右翼翼長龔元友。步兵第一營統帶由龔元友兼任,幫統曹錕。步兵第二營統帶楊榮泰,幫統王金鏡:前隊領官馬龍標;后隊領官楊善德。步兵第三營統帶徐邦杰,幫統梁華殿。工程營管帶劉潔春 ( 后由王士珍接任 ) ,幫帶衛興武:領官趙國賢、潘震春、李長泰等。騎兵營管帶任永清:領官孟恩遠、吳鳳嶺等。

  參贊營務兼教練,德國人巴森斯;德操教習,德國人伯羅恩;炮隊教習,德國人祁開芬;馬隊教習,德國人曼德;德文教習,德國人慕興禮、魏貝爾。

  軍隊編制營制分為左翼、右翼 ( 翼相當于旅 ) ,翼“設統領 2 人管轄”,統領下設分統 1 人,分統訓練步、炮、馬隊、工程各營。營設統帶 ( 相當于營長 )1 人,幫統 1 人,專轄約束。左翼步兵 2 營,炮兵 1 營;右翼步兵 3 營,騎兵 1 營,工程 1 營,共計 8 營。騎兵每營 4 隊,炮兵 3 隊。營下設隊 ( 相當于連 ) ,隊下設哨 ( 相當于排 ) ,哨下設棚 ( 相當于班 ) ;隊設領官 1 人,哨設哨官或哨長,棚設正副頭目。計每營正兵步兵 864 名,護勇 90 名,號兵 24 名,伙夫 72 名,長夫 282 名。 

  陸軍營規士兵在營 3 年,因事可請假 3 個月,并發給薪餉。遇有征調,概不準假,候征調完畢后再補。士兵積勞成疾,或作戰受傷,軍醫局診治給藥,分等優賞,仍支原餉;在營病故,給埋葬銀 10 兩;陣亡,賞恤 2 年本餉。 

  七、小站講武堂

  新建陸軍組建初期,因急需基層下級軍官,于光緒二十二年 (1896) 始在小營盤 ( 今小站糧庫 ) 建立速成武備軍官學校,后稱講武堂。 

  講武堂建在小營盤是因為當時練兵總機構——新建陸軍督練處設在小站的東、西巷子。街巷與小營盤相距 1 公里 ,在陣營分布上,兩處合為一個相互依存的整體。從地形上看,講武堂的正門,遙對小站鎮的小北門,與北門里小街垂直交插的第一道東西街巷,便是東、西巷子。小北門是東西兩個巷子北口的唯一出路,此口與講武堂唯一的出口 ( 正門 ) 直對, 1 條筆直的路徑,穿過稻田,把二者聯通起來,兩巷子和小營盤正是 1 個“品”字結構。 

  講武堂內圍面積 50 畝,是處在四面稻田之中的一片南北長、東西寬,坐北朝南的矩形建筑。周圍以土堰代墻,堰高 4 米 ,等坡平頂,頂寬可以兩車交輳。軍士早操即登此堰跑步。堰外環繞兩道溝塹,每道保持 4 米 寬水面,唯正門有橋可通。正門為一城門樓,樓墻雉碟如齒,門洞圓券,樓頂起脊,底上兩層,上面前后隔扇,四面閱臺,城碟可以掩體。圍內城陰一面,自樓腳相對向上布階,兩面階梯成倒八字形。城樓東側有方斗旗桿。城樓正對兩道板木欄橋,兩橋之間有石基磚砌照壁。

  講武堂共有匾額 3 塊。城樓正門題“管樂遺風”,下款“賈墨樵書” ( 賈是小站文士 ) 。此匾懸于城樓正門,系講武堂初立時,地方鄉紳致賀所掛。方廳正門匾額為“嚴加訓練”,是袁世凱親筆。他到小站練兵時,光緒皇帝委任諭旨告戒:“當思籌餉甚難,變法匪易,其嚴加訓練,事事核實……”。袁世凱把其中“嚴加訓練”句,書成匾額,當作口號,恭上治下,名正言順。方廳內正墻題廳名,“講武堂”,赫然醒目,也是袁世凱手書,字頗方正,類顏柳風骨。 3 匾都是木刻油漆紅底黑字。 

  講武堂正廳略后的東西兩側,各有 3 幢營房,為磚基瓦頂穿靴戴帽土屋,此即入學軍官之宿舍。貼近后堰正中,有戍樓 1 座,哨兵可以登樓遠眺,其形制雖似正門城樓,但規模較小,其后無橋,亦無路可通。

  由督練處至講武堂的通路上,首尾 5 座板橋,架于東西流向的 5 條溝洫之上。 5 條溝洫為督練處 ( 即東西巷子 ) 南北各 1 條,講武堂門前 2 條,通路中部有為田家所用的 1 條。這樣,無論是督練處還是講武堂均只有一橋可通入,以確保安全。 

  八、新建陸軍大事梗概

  出賣維新派袁世凱到小站后,仍然十分關心北京的政局動態。當時,慈禧表面上已經歸政于光緒,但事事干預,實際上仍然掌握朝廷大權。她與光緒為爭奪權力,矛盾十分尖銳,王公大臣為此分化為帝、后兩黨。帝黨官僚翁同龢和維新派結合,以光緒為靠山。反變法的頑固派背后則有慈禧撐腰。袁世凱采取腳踩兩只船的策略,想方設法謀取雙方信任。

  光緒二十一年 (1895) 五月,康有為、梁啟超等改良派在北京進行維新變法活動,袁世凱曾參加“強學會”。康有為的萬言書,就是袁世凱為他代遞到督辦軍務處的,因榮祿不收而被退回。七月初,袁世凱同康有為、梁啟超等人一起開“強學會”,“即席約定,各出義捐,一舉而得數千金”,袁世凱“捐款五百金入會”。改良派誤認為袁世凱及其“新建陸軍”有可能成為自己的靠山,欲借其武裝力量謀殺榮祿,擁護載湉,推行新政。于是派徐仁鑄到小站試探。袁世凱當場吹捧康有為,并表示對光緒帝的“忠心”。為此經康有為推薦,光緒二十四年 (1898) 七月二十六日 ,袁世凱奉上諭進京陛見。 八月一日 ,光緒帝召見了他,詳細詢問了新建陸軍的情況。當問及變法時,他表示:國政腐敗,必須積極推行變法,方能有轉機。光緒見他極力贊揚新政,以為得一有力之助。翌日,光緒再度召見袁世凱,要他和榮祿以后各辦各事,互不掣肘。暗示以后不必受榮祿節制。袁世凱“極輸誠悃”,連連叩頭。 八月三日 ,由于形勢對維新派人物愈益不利,光緒帝即命林旭送出密詔,要康有為等人離京出走。康有為等為挽救局勢,決定由譚嗣同密訪袁世凱,出示光緒帝密詔,通報政變計劃,要袁世凱在天津閱兵時發動政變,舉兵勤王,殺榮祿,戮后黨,恢復帝制權力。袁世凱當面應允。但是,他觀察到近畿已被慈禧、榮祿密布近 14 萬人的重兵,自己兵不及萬不敢輕易孤注一擲,決定效忠慈禧,謀取更大利益。 

  袁世凱遂于八月五日上午 請訓后,立即乘火車回天津,把維新派的計劃全盤托給榮祿。當晚,榮祿進京,向慈禧告變。慈禧即命榮祿回天津掌握軍隊。翌日黎明,她由頤和園進入皇宮,囚禁光緒,宣布自己臨朝訓政,并下令搜捕維新派。康有為、梁啟超僥幸逃亡國外;譚嗣同、楊銳、林旭、劉光弟、楊深秀、康廣仁在京先后被捕,于八月十三日 慘遭殺害,史稱“戊戍六君子”。是年十月,榮祿遂設北洋軍務公所,改宋慶、袁世凱、聶士成、董福祥等 4 軍為武衛左、右、前、后軍,又自募 27 個營直接統率,稱武衛中軍,組成了拱衛京師的五大軍,成為清廷的基本武力。袁世凱統率武衛右軍,所部增至 1 萬人。 

  鎮壓義和團光緒二十五年 (1899) ,山東地區爆發了義和團反帝愛國運動。四月,袁世凱奉榮祿之命率領新建陸軍 8 個營前往德州一帶,演習行軍陣法。這次行軍表面上說是為了準備抵抗德國侵略,實際是向義和團示威。六月,袁世凱率部回小站后,立即向清政府上了奏折,說自己目睹山東局面,“夙夜憂憤”,并獻策說:在山東必須“慎選守令”,“講求約章”,“分駐巡兵”,“遴員駐膠”,以便“導愚民,而締鄰好”。即消滅義和團運動,與帝國主義和好。十月,他進京為慈禧“祝嘏”,趁機又向榮祿面陳了對解決山東問題的意見。十二月初,清政府派袁世凱署理山東巡撫,武衛右軍隨即從小站調往山東。光緒二十六年 (1900) ,武衛右軍在袁世凱的直接指揮下,對山東全境的義和團展開了血腥大屠殺。袁世凱屠殺了數萬愛國者,卻從未對外開過一槍,反而百般諂媚侵略者,“待以公誠,握手歡唔”。他在血洗義和團的過程中,把原來山東各地舊軍 34 個營汰弱留強,改編成步、騎、炮兵 20 個營,稱“武衛右軍先鋒隊”,加上武衛右軍萬人,總兵員達到了 19600 人。 

  張之洞練兵 

  光緒三十二年 (1906) 九月,清政府宣布在河南彰德舉行南北兩軍大會操。北軍為北洋陸軍第五鎮及第一混成協,總統官為段祺瑞;南軍是湖廣總督張之洞編練的第八鎮及河南第二十九混成協,總統官為張彪。兩軍一為“北方之強”,一為“南方之強”。袁世凱和鐵良為閱操大臣, 九月五日 至七日視察了有 33000 余名官兵參加的作戰演習,八日舉行閱兵式。結果證明,袁世凱在小站所練北洋陸軍裝備和戰斗力都遠勝南軍。會操表明,袁世凱不僅直接掌握了北洋六鎮的兵權,而且使“數省已編之軍”,統統服從于他個人的“統一號令之下”。于是引起清政府對他的疑心,遂合兵部、練兵處與太樸寺為一,而設立陸軍部,負責全國練兵事宜,使“所有各省新軍,均歸該部統轄”。又調張之洞到小站以協助練兵為由,行削袁世凱兵權之實。張之洞到小站后,在小站練兵原有的基礎上,重新調整,劃分為 10 個營,除一、六兩營駐守京都外,其余 8 營均駐小站周圍各營盤。他仿效西方國家的操練方法,把袁世凱在小站經營多年的部隊進行了嚴格操練。后來,因清政府調整軍事力量,即將張之洞所率小站練兵處之全部兵力編為北洋軍第三鎮。

  段祺瑞練兵 

  清宣統元年 (1909) ,段祺瑞協助袁世凱在小站主持練兵,他乘機擴大個人勢力,編北洋軍為 20 個師。 1911 年,武昌起義,清政府搖搖欲墜,朝不保夕,啟用袁世凱鎮壓革命勢力。段祺瑞受袁世凱指使,憑手中掌握的軍隊于 1912 年初領銜以北洋將領 46 人名義兩次致電清政府:“請立定共和政體”,“否則即率全軍將士入京,與王公剖陳利害”,迫使清廷退位。 1917 年,張勛復辟,段祺瑞于 7 月 3 日 在馬廠誓師,率駐小站的北洋七、八兩個師進京討伐,趕走張勛。段祺瑞以“再造民國”功臣自居,竊據軍政大權,出任北洋軍閥政府總理兼陸軍總長,控制了國家權力。 1917 年 8 月,段祺瑞發動南北戰爭,企圖以武力統一全國,遭到失敗。他看到北洋軍隊日益失去戰斗力,決定加速建立自己直接掌握的武裝。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段祺瑞力主參戰,以適應日本帝國主義的需要。 1917 年 12 月,他親自擔任督辦,派陸軍部次長徐樹錚到小站依靠日本顧問和日本裝備,訓練參戰軍 3 個師 4 個混成旅。 1919 年 7 月 20 日 ,參戰軍由國防軍改為邊防軍,他仍任督辦,指派徐樹錚實際控制,繼續由日本顧問訓練和指揮,使用日本裝備。這支軍隊成為段氏的私兵,皖系軍閥的私產。

  1918 年,段祺瑞派龍濟光到小站接替徐樹錚,設立“振武新軍辦事處”,招募天津、直隸、山東一帶散兵游勇、土匪,訓練振武軍,自稱“龍軍”。該軍在小站、天津一帶掠擾搶劫,無惡不做,當時國內輿論紛紛,譴責段祺瑞內閣依靠土匪,實行武力統一南北政策。法國公使也提出抗議,要求將振武軍調離小站,以免危害天津治安。段祺瑞調振武軍到福建,鎮壓南方革命勢力,以取得福建地盤。振武軍為烏合之眾,在開往途中一部嘩變,一部潰散為匪。龍濟光收集殘部回小站重振旗鼓,繼續訓練。 1920 年,振武軍被張作霖的奉軍全部繳械遣散。 

  主要人物選介 

  光緒二十一年至二十五年 (1895 ~ 1899) ,袁世凱在小站督練新軍,是為北洋軍閥的胚胎時期。后來北洋軍閥的許多頭目,都與袁世凱在小站練兵最初拼湊的班底有深厚的淵源。從小站練兵起家的北洋軍閥,上升到督軍以上的有 34 人,其中出了 4 個民國總統, 1 個臨時執政、行總統職權。 

  從 1912 年 3 月 13 日至 1928 年 6 月 3 日 止,北洋政府共 46 屆政府總理。其中有 9 人曾跟隨袁世凱在小站練兵,或任北洋六鎮官佐及親信,先后擔任 17 屆政府總理。 

  一、袁世凱

  袁世凱,字慰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咸豐九年 (1859) ,出生于大官僚地主家庭。光緒七年 (1881) ,袁世凱投靠清軍提督吳長慶。翌年,隨吳長慶開往朝鮮,鎮壓“壬午政變”。后任中國駐朝鮮商務專員,光緒二十年 (1894) 回國。翌年,經榮祿等保薦,到小站練兵,仿照德國陸軍建制和操典條令,招募、編練新式軍隊,把原由胡燏棻 編練的定武軍 10 營擴編到 7300 人,改名新建陸軍。 

  光緒二十三年 (1897) 六月,升任直隸按察使。翌年,光緒帝宣布變法,實行新政。寄望袁世凱手中的實力,擢其為候補侍郎,派人與袁世凱密謀“殺榮祿、除舊黨”,結果袁世凱泄密于榮祿,慈禧臨朝,光緒帝廢黜,譚嗣同等 6 名改良派被殺。袁世凱得到頑固勢力的寵信。是年十月,清政府成立武衛軍,把新建陸軍改編為武衛右軍。光緒二十五年 (1899) 五月,袁世凱晉升工部右侍郎。十二月,署理山東巡撫,率武衛右軍由小站開往山東。光緒二十六年 (1900) ,率領武衛右軍對義和團進行了血腥大屠殺。與此同時,袁世凱又擴編武衛右軍先鋒隊,其兵力已達新建陸軍的 2 倍以上。是年八月,八國聯軍攻打北京城,袁世凱按兵不動,武衛軍前、后、左、中 4 路幾乎全部崩潰,唯有武衛右軍完整地保存下來。

  光緒二十七年 (1901) ,署理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 ( 翌年實授 ) 。光緒二十八年 (1902) 五月,將武衛右軍擴編北洋常備軍。光緒二十九年 (1903) 十月,清政府,成立練兵處,袁世凱為會辦,但手握實權,他以新建陸軍的老部下為班底,到光緒三十一年 (1905) ,編成北洋六鎮,兵力達八九萬人,各鎮重要將領,幾乎都是小站練兵出身,形成了以袁世凱為首的北洋軍閥集團。 

  光緒三十三年 (1907) ,調任軍機大臣兼外務部尚書,翌年被免職。宣統三年 (1911) ,辛亥革命時被起用,任湖廣總督,繼任內閣總理大臣。他一面威逼孫中山退讓,一面挾制清帝退位, 1912 年終于竊奪了臨時大總統的職位。 1913 年,正式當了總統。北洋大小軍閥分據各地,逐漸統治全國。

  1914 年,袁世凱篡改憲法,解散國會,實行獨裁。 1915 年 6 月,與日本簽定了賣國條約二十一條。 1916 年 1 月 1 日 復辟帝制。 3 月,被迫取消帝制。 6 月 6 日 ,憂懼而死。 

  二、馮國璋

  馮國璋,字華甫,直隸河間人,咸豐七年 (1857) 生。天津武備學堂畢業。光緒二十二年 (1896) ,袁世凱的新建陸軍組成督練處,馮國璋任督操營務處幫辦,后接任總辦兼隨營步兵學堂監督。光緒二十八年 (1902) ,直隸省成立軍政司,任教練處總辦。翌年,調升北京練兵處軍學司正使。光緒三十三年 (1907) ,調充軍咨府軍咨使。 

  辛亥革命時,清政府任命馮國璋為第一軍軍統,率部去湖北鎮壓革命。是年,袁世凱上臺,馮國璋任禁衛軍總統官。 1912 年,任直隸都督兼禁衛軍軍統。 1913 年,任江淮宣撫使,率部攻南京,鎮壓南方的革命勢力,后調任江蘇都督。 1914 年,加封宣武上將軍,督理江蘇軍務。 1915 年,袁世凱稱帝,封為一等公。 1916 年,被國會選為副總統,仍然留任江蘇督軍。 1917 年,馮國璋進京代理大總統,成為直系軍閥頭領。 1918 年 7 月,代理大總統期滿下臺。 1919 年在北京病故。 

  三、徐世昌

  徐世昌,字卜五,號菊人,又號齋。咸豐五年 (1855) 生于河南汲縣。光緒五年 (1879) 在睢寧認識袁世凱,結拜為兄弟。在袁氏資助下,北上應試,光緒八年 (1882) 中舉,光緒十二年 (1886) 中進士,當上翰林院庶吉士。光緒十五年 (1889) ,散館,授職編修。袁世凱到小站練兵后奏準清政府,派徐世昌以翰林兼新建陸軍參謀營務處總辦,往來京津之間,成為他的重要謀士。經袁世凱多次保薦,光緒二十七年 (1901) 從道員升國子監司業,又以內閣學士候補加副都統銜,任練兵處提調。光緒三十年 (1904) 署兵部左侍郎,翌年以兵部侍郎兼會辦練兵事宜,同時授軍機大臣、督辦政務大臣,后調巡警部尚書。光緒三十二年 (1906) ,巡警部改名民政部任尚書。 

  光緒三十三年 (1907) ,被任為“欽差大臣,東三省總督,兼管三省將軍事務”。宣統元年 (1909) ,任郵傳部尚書兼津浦鐵路督辦大臣。二年初,晉升協辦大學士,七月再任軍機大臣,八月授體仁閣大學士。三年,清政府改設皇族內閣,任協理大臣。

  辛亥革命爆發,徐世昌力主起用袁世凱,扼殺革命。 1914 年 5 月,出任國務卿,當時人稱為“相國”。袁世凱稱帝后,封他為“嵩山四友”之一,特許不稱臣、不跪拜。 

  1916 年,任國務卿。袁世凱病危時,托以家事。袁世凱死后,徐世昌護送至彰德,并主持了隆重的“國葬”。 1918 年,段祺瑞操縱“安福國會”舉徐世昌為總統。 1919 年,“五四”運動爆發,徐世昌包庇賣國賊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并下令逮捕示威學生,激起全國義憤。 1922 年 6 月 1 日 ,舊國會宣布徐世昌是偽總統,翌日被迫辭職。 1939 年 6 月 6 日 病故于天津。 

  四、曹錕 

  曹錕,字仲珊,天津東沽人,同治元年 (1862) 生。 20 歲時投淮軍當兵,后入天津武備學堂,光緒十六年 (1890) ,到毅軍宋慶部當哨官。光緒二十一年 (1895) ,袁世凱擴編新建陸軍被調升左翼步兵第一營幫帶。光緒二十八年 (1902) ,升為右翼步兵第十一營管帶。翌年,任北洋陸軍第一鎮第一協統領。光緒三十二年 (1906) 升為第三鎮統制。翌年,移駐長春后升記名總兵。 1912 年,第三鎮改為第三師,任師長。 1914 年,任長江上游警備司令。 1915 年,被封為虎威將軍。袁世凱稱帝后封一等伯。

  1916 年,段祺瑞控制北京政權,任命曹錕為直隸督軍。 1917 年張勛復辟,任討逆軍西路總司令。 1919 年馮國璋死后,曹錕被直系軍閥擁為首領。 1920 年 9 月,任直、魯、豫巡閱使。

  1923 年,曹錕用重金收買國會議員, 10 月 10 日 當上了賄選總統。 1924 年 10 月,第二次直奉大戰,直系失敗,曹錕失去總統職位。 1938 年 5 月病故于天津。 

  五、段祺瑞

  段祺瑞,字芝泉,安徽合肥人,同治四年 (1865) 生。天津武備學堂炮科畢業后,由李鴻章派到德國學習軍事,光緒十六年 (1890) 回國。光緒二十二年 (1896) 初,被袁世凱調到新建陸軍任左翼炮兵營統帶,兼隨營炮兵學堂總辦,成為袁世凱經營北洋軍閥集團的主要骨干,與馮國璋、王士珍并列,被稱為“北洋三杰”。 

  光緒二十五年 (1899) ,隨袁世凱去山東,鎮壓義和團革命運動。二十七年,以知府仍留原省補用,并加三品銜,兼充武衛右軍各學堂總辦。二十八年始,先后任北洋軍政司參謀處總辦,負責編練北洋常備軍;北京練兵處軍令司正使,加副都統銜,兼署常備軍第三鎮翼長;第三鎮統制,兼督理北洋武備各學堂。宣統元年 (1909) ,調署第六鎮統制,翌年底,調任江北提督,加侍郎銜,駐江蘇清江。宣統三年 (1911) ,武昌起義爆發,任北洋第二軍軍統,署理湖廣總督。以軍事實力支持袁世凱竊奪總統職位。民國成立,段祺瑞任歷屆內閣陸軍總長,一度代理國務總理。 1914 年,袁世凱削弱段祺瑞的兵權,迫其辭陸軍部長,封建威上將軍,管理將軍府事務。 

  1916 年 3 月袁世凱取消帝制后,段祺瑞出任參謀總長,兼代國務卿。 6 月,任國務總理兼陸軍部長,成為皖系首領,并以北洋派正統領袖自居。段祺瑞為取得日本更多的實力支持,堅決主張對德國宣戰,被黎元洪大總統免去總理職務后,幕后策動督軍驅逐黎元洪,并支持張勛率兵進北京,演出復辟丑劇。同時,又打出討逆旗號,以“再造共和”的英雄自居。 1917 年 7 月 14 日 到北京后,自任國務總理兼陸軍部長,掌握實權。 11 月,因武力征湘兵敗,辭去總理職,任參戰軍督辦。 1918 年 3 月,再任國務總理。二次征湘,又告失敗, 10 月又辭去國務總理。其后,專任邊防軍督辦。 1924 年,第二次直奉大戰,推倒曹錕,段祺瑞被推為臨時執政。 1926 年 4 月,國民軍和奉軍開戰,國民軍失利退往察綏,段祺瑞被迫下臺。 1936 年故于上海。

  六、唐紹儀

  唐紹儀,字少川,廣東香山唐家灣人,咸豐十一年 (1861) 生。同治十三年 (1874) 赴美國留學。光緒七年 (1881) 回國,先后在朝鮮、山東等地辦理外交事務,為袁世凱所賞識,視為親信。光緒二十七年 (1901) ,袁世凱委唐紹儀以津海關道要職。在天津的兩年中,辦理接收八國聯軍分占的天津城區以及稍后收回秦皇島口岸的事宜。袁世凱對此亦褒揚備至地說:“兩年以來,中外相安,無大枝節者,詎臣一手一足之烈所能濟事,實唐紹儀贊佐之力居多。” 光緒三十年 (1904) ,清政府派唐紹儀為全權議約大臣,赴印度同英國代表談判有關西藏條約。他采取在條款中,間接表示中國對西藏具有主權地位的方法,使英國不得不承認中國對西藏的主權。維護了中華民族的尊嚴和中國領土主權的完整。回來后,被授以外務部右侍郎,參與了國家的外交決策。光緒三十一年 (1905) 袁世凱擴充北洋常備軍,唐紹儀任文案。翌年,被派任鐵路總公司督辦、稅務會辦大臣以及郵傳部左侍郎。光緒三十三年 (1907) 任奉天巡撫,翌年,賞加尚書銜的專使大臣,前往美國發展中美關系。宣統元年 (1909) 被授予郵傳部尚書,但不久即辭職。宣統三年 (1911) 作為袁世凱的全權代表參與“南北和談”。 1912 年 3 月 13 日 ,唐紹儀出任民國第一任國務總理,至 6 月 27 日 正式辭職。 1922 年 8 月,再任國務總理, 9 月辭職。 1938 年故去。 

  七、趙秉鈞

  趙秉鈞,字智庵,河南汝州人,咸豐九年 (1859) 生。光緒四年 (1878) 考秀才未中,遂投入左宗棠楚軍效力,隨軍進駐新疆。光緒十五年 (1889) ,改捐典史,分發直隸省,次年到省。袁世凱小站練兵時,趙秉鈞曾隨習軍政,專攻偵探、警察兩門,與袁世凱遂有一定的淵源;加之他在巡防營時,鎮壓京津一帶義和團運動有功,也頗為袁世凱所賞識。光緒二十七年 (1901) ,袁世凱委以創辦巡警的重任,翌年初,命其擔任保定巡警局總辦。同時,還奏保為知府加鹽運使銜。他率新軍改編成 1500 名巡警駐天津。光緒二十九年 (1903) ,趙秉鈞將天津、保定兩處的巡警學堂合并為北洋巡警學堂,其后又在各州縣設立巡警傳習所,建立全省巡警網。他在天津經營警務,深得袁世凱的歡心。同年 3 月,免補知府,以道員留原省補用。

  1912 年 3 月,袁世凱就任臨時大總統,趙秉鈞出任內務總長。 1912 年 8 月,任代理國務總理。 9 月 25 日 ,由代理改為實任國務總理。 1913 年 7 月 16 日 引嫌辭職。袁世凱撲滅“二次革命”后,趙秉鈞于同年 12 月 16 日 被任為直隸都督。 1914 年 2 月 19 日 ,兼任直隸民政長。 27 日,在天津督署中毒死亡。袁世凱稱帝時,追封為一等忠襄公。 

  八、江朝宗

  江朝宗,字宇澄,安徽旌德人。原在淮軍劉銘傳部為幫帶,甲午戰爭中隨袁世凱出關,“管解前敵軍械并偵探各差”。光緒二十一年 (1895) ,充新建陸軍參謀營務處及兵官學堂監督。曾任侯補道,漢中鎮總兵。 1912 年,升北京步兵統領,晉封迪威將軍。袁世凱稱帝,封一等男。 1917 年 6 月代理國務總理,解散國會,為張勛復辟鋪平道路,并參加復辟陰謀。復辟失敗,被免去步兵統領官職。徐世昌任大總統時,出任正黃旗滿州都統。 1937 年,日本大舉侵略中國,江朝宗當了漢奸,出任北京漢奸組織“治安維持會”會長。 

  九、王士珍

  王士珍,字聘卿,河北正定人,咸豐十一年 (1861) 生。北洋武備學堂畢業。光緒二十一年 (1895) 袁世凱督練新建陸軍,王士珍任工程兵學堂監督,后接任右翼工程兵管帶。光緒二十六年 (1900) ,袁世凱任山東巡撫,他隨任參謀處總辦。光緒二十八年 (1902) ,任北洋常備軍左翼翼長。翌年,任北京練兵處軍學司正使。光緒三十年 (1904) 直隸軍政司改稱督練公所,任總參議,后歷任北洋陸軍第六鎮統制、江北提督、兵部侍郎。 

  宣統三年 (1911) ,武昌起義后,清政府啟用袁世凱,王士珍被任命陸軍部大臣。 1914 年,被任命為海陸軍統率辦事處總辦。 1915 年,任陸軍總長。 1916 年,改任參謀總長。 1917 年 11 月,王士珍任國務總理兼陸軍總長。 1918 年 3 月,辭去國務總理后,馮國璋獎他德威上將軍的軍銜,并讓他管理將軍府事務。 1925 年,任軍事整理會委員長,不久即退出政壇。 1930 年病故于北京。

  十、靳云鵬

  靳云鵬,號翼青,山東濟寧人,光緒三年 (1877) 生。袁世凱在小站訓練新建陸軍時,應募入伍,當了炮兵,后升至哨長。光緒二十四年 (1898) ,入隨營武備學堂,畢業后留任教習。光緒二十八年 (1902) 在北洋常備軍軍政司參謀處任提調。 1912 年,接任北洋陸軍第五師師長,后調陸軍次長。 1913 年,任山東都督。 1914 年,加封泰武將軍,督理山東軍務。 1915 年,被袁世凱封為一等伯。 1916 年,調北京將軍府加封果威將軍。靳云鵬屬皖系,被稱為段祺瑞手下“四大金剛”的首位。 1917 年,奉派到日本觀操,回國后任參戰軍督練。 

  1919 年,靳云鵬當上了國務總理兼陸軍總長,因與徐樹錚有矛盾,稱病辭職。靳云鵬與奉、直兩系都有聯系,因之 1920 年直皖戰爭,皖系失敗后,他仍能重任國務總理。 1921 年辭職,移居天津英租界,暗中與日本特務和國民黨蔣介石拉攏勾結。 1951 年病故于天津。

  十一、張紹曾

  張紹曾,字敬輿,河北大城人,光緒五年 (1879) 生。天津武備學堂學生,光緒二十四年 (1898) 畢業后,被保送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炮科學習。歷任保定速成武備學堂教官,北洋第三鎮炮兵標統,直隸督練公所教練處總辦,北洋第二十鎮統制等職。

  1911 年,張紹曾電迫清室立憲,被袁世凱迫令辭職。 1912 年,袁世凱利用張紹曾與國民黨的舊關系,復派他為長江宣撫使。 1913 年,調綏遠將軍,授以陸軍中將加上將銜。 1915 年,袁世凱任命張紹曾為陸軍訓練總監,不久,調為總統顧問,加封樹威將軍。 1921 年,倡導“國是會議”,主張全國議和。 1922 年,黎元洪再任大總統,張紹曾就任陸軍總長。這時,他已靠近直系。 1923 年 1 月,出任國務總理兼陸軍總長。 6 月,曹錕等擠垮內閣,張紹曾辭職赴津。 1928 年 7 月,直隸軍務督辦褚玉璞派人將其刺死。 

  十二、賈德耀

  賈德耀,字昆庭,安徽合肥人,光緒六年 (1880) 生。初入保定速成學堂,后官費留學日本,畢業于士官學校第三期步兵科。回國后,曾任北洋軍第二鎮正參謀官,第六鎮第二十一協馬隊第二標標統。 1912 年,袁世凱調賈德耀為河南護軍中的團長。 1913 年,升任陸軍第七師第十三旅旅長。翌年,調任十五混成旅旅長。 1916 年,任陜南鎮守使。其后,被任命為將軍府參軍、陸軍部軍學司司長。 1919 年 8 月,任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校長,晉中將銜。 1925 年,任陸軍次長,授將軍府寬威將軍,兼任執政府衛隊司令。 11 月,升任陸軍總長兼訓練總監。 1926 年 2 月 15 日 ,國務總理許世英提出辭職,由其暫行兼代國務總理。 3 月 4 日 ,北京臨時政府改組,特任賈德耀為國務總理兼陸軍總長。 4 月 20 日 ,辭去總理職,隱居天津,從此脫離政壇。 1940 年病故。

  北洋陸軍六鎮表

  表 24 — 1 

  鎮名統率者駐扎地點成立時間備注

  官職姓名到任時間

  近畿陸軍 第一鎮統制鐵良光緒二十九年京北仰山洼。光緒二十九年 (1902) 六月。轄第一協、第二協。

  鳳山光緒二十九年

  何宗蓮宣統三年三月

  直隸陸軍 第二鎮統 制王英楷光緒二十九年直隸永平府暨附近山海關一帶。光緒二十九年 (1902) 正月。轄第三協、第四協。

  馬龍標宣統三年三月

  張懷芝

  王占元宣統三年十月

  近畿陸軍 第三鎮統 制段祺瑞光緒三十年五月由練兵處軍令司正使兼直隸保定府暨奉天錦州府一帶。光緒三十三年三月,調駐長春、奉天。宣統三年十月,開回

  北京。光緒三十年 (1904) 五月。轄第五協、第六協。

  段芝貴光緒三十一年正月

  段祺瑞光緒三十二年正月由第六鎮統制調

  曹錕光緒三十二年

  直隸陸軍 第四鎮統 制吳長純光緒三十年直隸天津府附近馬廠、小站一帶。光緒三十年 (1904) 三月。

  段祺瑞光緒三十一年正月由第三鎮調

  吳鳳嶺

  王迂甲宣統三年九月

  陳光遠宣統三年十月

  第七協 統領楊善德光緒三十二年

  王迂甲宣統三年三月

  第八協統領陳光遠宣統三年三月

  近畿陸軍第五鎮 ( 武衛右軍先鋒隊 )統 制吳長純光緒三十一年山東濟南府暨濰縣一帶。光緒三十一年 (1905) 三月。轄第九協、第十協。

  張懷芝

  張永成宣統三年三月

  張樹元宣統三年

  近畿陸軍 第六鎮統制王士珍光緒三十一年五月由練兵處軍學司正使兼宿街宮門并南苑海淀一帶,后駐保定。光緒三十一年 (1905) 三月。轄第十一協、第十二協。

  段祺瑞光緒三十一年八月由第四鎮調

  趙國賢光緒三十二年一月

  段祺瑞宣統元年九月

  吳祿貞宣統二年十一月

  李 純宣統三年九月

  

  小站系北洋政府總統表

  表 24 — 2 

  名 稱姓 名在 位 時 間說 明

  臨時大總統袁世凱1912.3.10 ~ 1913.10.101916 年 1 月 1 日 至 3 月 22 日 稱洪憲皇帝

  大總統袁世凱1913.10.10 ~ 1916.6.6

  大總統馮國璋1917.8.1 ~ 1918.10.101917 年 7 月 6 日 ,代理大總統

  大總統徐世昌1918.10.10 ~ 1922.6.21918 年 9 月 4 日 ,當選大總統

  大總統曹 錕1923.10.10 ~ 1924.11.31923 年 10 月 10 日 就職

  副總統馮國璋1916.11.8 ~ 1917.7.30此后未選副總統

  臨時執政段祺瑞1924.11.24 ~ 1926.4.201924 年 11 月 24 日 就任臨時執政,行總統職權

  

  

  小站系北洋政府總理表

  表 24 — 3 

  屆 次總 理 姓 名任 期說 明

  1唐紹儀1912.3.13 ~ 1912.6.27

  3趙秉鈞1912.9.25 ~ 1913.7.16

  4段祺瑞1913.7.19 ~ 1913.7.31

  7徐世昌1914.5.1 ~ 1916.4.22設政事堂稱國務卿

  8段祺瑞1916.4.22 ~ 1916.6.29設政事堂稱國務卿

  9段祺瑞1916.6.29 ~ 1917.5.23設國務院稱國務總理

  10江朝宗1917.6 ~代總理

  12段祺瑞1917.7.2 ~ 1917.11.22

  14王士珍1917.11.30 ~ 1918.3.23

  15段祺瑞1918.3.23 ~ 1918.10.10

  19靳云鵬1919.4.24 ~ 1919.11.5代理國務總理

  20靳云鵬1919.11.5 ~ 1920.5.14

  22靳云鵬1920.8.9 ~ 1921.12.181921 年 5 月 10 日 任正式

  28唐紹儀1922.8.5 ~ 1922.9.19

  32張紹曾1923.1.4 ~ 1923.6.6

  39段祺瑞1924.11.24 ~ 1925.12.26臨時執政兼內閣 ( 不設總理 )

  41賈德耀1926.2.15 ~ 1926.4.20

三肖中特期期免费准 重庆时时开奖单双单双跳 2018开奖历史记录完整 即时比分足球赛比分直播 时时彩评测 快三单双玩法技巧 有实体店如何开网店 真人二人麻将下载 时时彩万能6码使用方法 上海时时开奖情况 重庆时时彩有赢钱的吗